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佳夜生活大学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2-29 02:03

  宿醉?你指的是“经过一整夜对重建后殖民时期经济和人类整体如何理性看待经济的讨论后产生的疲惫感”吗?当然不是。

  是沉闷的政治经济学让他们借酒浇愁?不完全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刚刚在“英国大学夜生活排行榜”中登顶。这是第一次有伦敦的学校获得这项“殊荣”。

  伦敦有充分的夜生活条件,但并不是对学生而言——以往都是北部或者苏格兰的大学享有“派对大学”的名声,学生们在声色犬马之余,接受一点大学教育作为调剂。主要原因是这些学校的学费不像伦敦的大学那么贵。

  但是如今LSE加入了这个行列!费边社的韦伯夫妇创建这所大学的时候可没有醉酒,他们希望这所学校成为社会改革的中心。在随后的岁月中,它教育出了一众夺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学者,比如卡尔·波普尔,埃德·米利班德和米克·贾格尔!

  也许LSE的夜生活是学生的需求。那意味着刻苦钻研了一天指令经济学后,换个地方继续讨论朋友的朋友从米利班德的助手那里获得的政府消息?我十分敬佩你的乐观主义精神。

  或者他们因为经济衰退而感到沮丧,因为就业市场缺乏为他们这样高素质人才量身定做的职位而失望?或者因为2.7万英镑的助学贷款而烦恼,只能用将苦恼溺死在享乐主义的酒精中?这样的猜测也许更接近现实。

  我猜霍华德·戴维斯爵士(译者注:LSE深受爱戴的前任校长,因为接受卡扎菲为LSE提供的奖学金而被迫辞职)正后悔得撞墙,如果他现在接受卡扎菲家族150万英镑的捐赠,完全可以用其支付学生在酒吧的账单,这样就不用引咎辞职了。不过我们还是不要旧事重提了,毕竟那是3年前的事情了。

  我想说的是,LSE获得夜生活最丰富的学校桂冠,表明经济学中理性人的假设某种程度上全线崩溃了。不过不要声张,你知道就行了。

  你要说我是来刻苦修行的——LSE有世界上顶尖的课程和领先的研究项目,你可以刻苦学习,而不要抱怨“所有的好工作都被牛津剑桥那些可怜的讨厌鬼抢走了”。

  宿醉?你指的是“经过一整夜对重建后殖民时期经济和人类整体如何理性看待经济的讨论后产生的疲惫感”吗?当然不是。

  是沉闷的政治经济学让他们借酒浇愁?不完全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刚刚在“英国大学夜生活排行榜”中登顶。这是第一次有伦敦的学校获得这项“殊荣”。

  伦敦有充分的夜生活条件,但并不是对学生而言——以往都是北部或者苏格兰的大学享有“派对大学”的名声,学生们在声色犬马之余,接受一点大学教育作为调剂。主要原因是这些学校的学费不像伦敦的大学那么贵。

  但是如今LSE加入了这个行列!费边社的韦伯夫妇创建这所大学的时候可没有醉酒,他们希望这所学校成为社会改革的中心。在随后的岁月中,它教育出了一众夺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学者,比如卡尔·波普尔,埃德·米利班德和米克·贾格尔!

  也许LSE的夜生活是学生的需求。那意味着刻苦钻研了一天指令经济学后,换个地方继续讨论朋友的朋友从米利班德的助手那里获得的政府消息?我十分敬佩你的乐观主义精神。

  或者他们因为经济衰退而感到沮丧,因为就业市场缺乏为他们这样高素质人才量身定做的职位而失望?或者因为2.7万英镑的助学贷款而烦恼,只能用将苦恼溺死在享乐主义的酒精中?这样的猜测也许更接近现实。

  我猜霍华德·戴维斯爵士(译者注:LSE深受爱戴的前任校长,因为接受卡扎菲为LSE提供的奖学金而被迫辞职)正后悔得撞墙,如果他现在接受卡扎菲家族150万英镑的捐赠,完全可以用其支付学生在酒吧的账单,这样就不用引咎辞职了。不过我们还是不要旧事重提了,毕竟那是3年前的事情了。

  我想说的是,LSE获得夜生活最丰富的学校桂冠,表明经济学中理性人的假设某种程度上全线崩溃了。不过不要声张,你知道就行了。

  你要说我是来刻苦修行的——LSE有世界上顶尖的课程和领先的研究项目,你可以刻苦学习,而不要抱怨“所有的好工作都被牛津剑桥那些可怜的讨厌鬼抢走了”。